勇敢

之前的CPU Spike問題,我已經把CPU Request加到最大,Pod 數量也加倍,但是還是有這個問題,看來應該是程式需要改正。下禮拜收假終究還是要和 thread dump進行直球對決。有時候對自己恨鐵不成鋼,不知有啥好怕的。但是也許對未知的恐懼本就是人性。而勇敢是害怕但依然勇往前行。就像Girls Who Code創辦人 Reshma 寫的書 Brave, Not Perfect,我們應該追求勇敢而非完美。你上次追求勇敢是什麼時候呢? #工程師 #矽谷 #職場 #勇敢 #矽谷資深女工程師 #womenintech
Brave, Not Perfect讀書心得https://femalepowersv.com/2019/05/02/bravenot-perfect-%e8%ae%80%e6%9b%b8%e6%9c%83%e5%92%8c%e8%ae%80%e6%9b%b8%e5%bf%83%e5%be%97/

重新想像你的夢想!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不是現在?

公司的員工大會請來了一位特別嘉賓來演講:Simidele Adeagbo。一開始我也不認識她,但是聽完她的故事後,深受啟發,在這裡跟大家分享Simidele 如何從一個三十六歲的田徑退休運動員在一百多天內,從一個俯式冰橇 (Skeleton)的超級菜鳥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奧運俯式冰橇比賽的非裔選手。她如何面對困境,突破自我,挑戰困難,最終創造歷史!而我們可以怎麼樣從中學習呢?

圖片來自simisleighs.com

在這先給大家一些背景知識,到底什麼是俯式冰橇呢?俯式冰橇是一個冬季奧運的項目。從Simidele在Nike的廣告中,可以看到她戴上一個帥氣的頭盔,在冰道上衝刺,然後一躍而上冰橇,臉朝下,從曲折蜿蜒的冰道極速下滑。冰橇時速可以到達九十多英里。只要一個閃神,便可能飛出冰道,撞得七葷八素,甚至骨折。沒有安全帶,沒有煞車,除了頭盔沒有其他的防護裝置,重力加速度以肉身跟冰道拼搏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在六十秒的冰道衝刺下跟其他參賽者比賽速度,看誰先到終點。

這麼危險的運動為什麼三十六歲退休的運動員Simidele會自願參加呢?太瘋狂了!因為她看到了一個機會!一個可以代表非裔和奈及利亞的機會!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位非裔選手在俯視冰橇奧運裡參賽過。她想要打破這個未知的領域,去激勵其他人,去做無限大的夢想!(dream without limits) 

而這訓練的一百多天,可以說是重塑(reinvent)她這個人。對她來說,這需要保持頑強(tenacious),保持大膽(bold),還有相信自己。

而保持頑強不僅僅是這一百天而已,而是從她整個運動生涯。她曾參加兩次田徑奧運徵選,兩次都鎩羽而歸。2008年她就差了幾寸的差距而已,差點入選。這麼多年的努力和心血付諸東流。她還是去了奧運,但是只能在觀眾席上看她的朋友完成夢想,拿到金牌。她替她朋友高興,心情也是五味雜陳,甚至必須離席去冷靜一下。

她突然想通了,在她眼前只有兩個選項。第一她可以繼續坐著哭泣,讓這個挫折定義她這輩子的人生,或者她可以選擇用不同的方式進入奧運,去重新想像(reimagine)她的夢想。她理解到了夢想並不會消逝,我們只是需要重新想像,頑強的繼續追尋她。所以她本來的夢想是當夏季奧運運動員,後來她改變夢想成為了冬季奧運運動員,這個夢想依然美麗。

而對我們而言,當我們遇到很多挑戰挫折,感覺無路可走時,是不是也可以重新想像自己的夢想?條條大路通羅馬。目標可以是一樣的,但是我們可以用不同方式到達。對Simidele而言,追尋夢想的動力是代表非裔和非洲在冬季奧運。我們也該思考是什麼驅動著我們去追尋我們的夢想?這個Why會讓我們堅韌的追尋夢想下去。

再來她談到了保持大膽。保持大膽並不是走極端的路線。Simidele在平常生活中,甚至不喜歡坐雲霄飛車,但是為了夢想,她願意保持大膽。在日常生活中,只要願意跨出你的舒適圈一小步,加起來就可以非常驚人。像是她搬到非洲之後,看到了雪橇bobsled的徵選活動,她覺得非常有趣。這個徵選活動在休士頓大學,距離她所在地是22小時的飛機旅程。她雖然對這項運動一竅不通,但是還是決定跨出這一步,而這第一步通常都是你可以跨出最大膽的一步。

她飛到了休士頓參加徵選,因為成績不錯加入了訓練營,後來又輾轉被介紹到了俯式冰橇。她當下也不確定是否應該參加這麼危險的競技運動。她問了自己兩個問題。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不是現在?(Why not you? Why not now?) 

她知道未來的某一天一定會有一位非裔選手參加俯式冰橇創造歷史,她想不出任何理由為什麼不可以是她,為什麼不能是現在。

這讓我非常的感動!常常在面對人生的挑戰的時候,要跨出最艱難的第一步,可以說是百般猶豫。這兩個問題可以幫助你釐清思緒。我自己當初在開設部落格 IG粉專的時候,也是躊躇再三。沒人看怎麼辦?半途而廢怎麼辦?沒靈感怎麼辦?當時驅動我的動力是我認爲這個世界缺乏女性的聲音,而與其抱怨這個世界,不如我自己站出來發聲,這樣也可以鼓勵更多的女生發聲!就這樣我跨出了最大膽的第一步,創建了我的部落格和粉專開始寫文章。累積到現在,我在換日線的專欄文章也有了幾十篇。有很多讀者寫信感謝我給了他們勇氣和激勵。如果我當初沒有跨出這第一步,也就不會有後面的發展。

接著Simidele就飛到了加拿大世界上最難的冰道場地。在這裏,俯式冰橇時速可以高達一百二十英里!這通常是給比較進階的選手。但是Simidele知道要在一百天內達成參加奧運的夢想,需要大膽的計畫。所以她義無反顧的勇往直前的嘗試。當你想要粉碎世俗對你的框架,你必須要能夠在恐懼面前,依然保持大膽。你必須要願意打破現狀(disrupt the norm),因為就算你失敗,你也從中學習經驗,然後你會越來越進步!

而要達成夢想,你必須要相信自己。到了奧運會場之後,Simidele突然覺得跟其他動輒十多年的選手相比,自己一百天的資歷實在是太淺了。她開始懷疑自我,而她克服這個的方法是開始回想自己的強項是什麼。她的強項是她在田徑裡的速度,在衝刺到冰橇的這五秒是她的最大優勢。所以在遇到困難時,你必須要去思考自己的競爭優勢為何?你要怎麼樣使用你獨有的優勢?

因為Simidele是歷史上第一位非裔俯式冰橇奧運選手,她跟其他的參賽者都完全不一樣。她感覺她很像局外人。她決定要改變思維,這是她發光發亮的機會,這是她讓大家理解非裔女性有多優秀的機會!所以她在造型和穿著上帶入了很多非洲的元素,像是編髮和珠珠,以及衣服的造型。這些給了她許多自信。而我們在進入到一個新的領域時,我們必須要用自己的方法創造(reinvent in our own terms),這才是你贏的關鍵!而就像曼德拉所說的:「沒有失敗,只有學習的經驗。」雖然Simidele的名次是倒車尾,但是她創造了歷史,並且學到了許多!

另外一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點是Simidele分享她如何克服冒牌者症狀。在比賽的時候,因為她是唯一的非裔,她跟所有人都不一樣,她覺得很局促。在卡車上等著要上山比賽的時候,同車的有另外一個非常有名的選手,基本上是俯式冰橇的麥可喬登。他們沒有任何共通點,甚至連語言也不同。Simidele突然理解雖然她沒有像他那麼多獎項,但是她人在那裡,佔據了一個位置(taking up space),而這個領域從前是從來沒有任何非裔突破過的。這就是她的使命在那個陌生的領域佔據一個位置。這點讓我非常非常有感。身在女性是少數的科技界裡,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探討科技界的性別鴻溝。我常常是會議裡唯一的女生,我常常覺得自己並不屬於那裡,不過雖然我不是什麼技術大神,但是我在那佔據一個位置,這件事本身就很重要了。我的存在告訴其他人:女性在科技業裡也是可以有一席之位的,我的存在讓其他想進入科技業的女生有個可以參考的對象。這也是驅使我即使歷經千辛萬苦,中間無數次想放棄,但依然堅守崗位的原因。僅僅是在那佔據一個位置就是非常重要的。

讀到這裡,你是否已經熱血沸騰了呢?千萬不要妄自菲薄。達不到夢想,就重新想像你的夢想!保持頑強!保持大膽!相信自己!你也可以成為下一個創造歷史的Simidele! 

手上另外一個項目也快要推出了,大家熱烈的七嘴八舌討論該怎麼慶祝。像是訂製屬於我們小組的衣服或是小物,或是線上虛擬團康活動等。我安安靜靜的不說話,在心裡想說:「預算有多少?不用麻煩了!現金大家分一分就可以了!」#想說但說不出口的淡淡的哀愁 #職場 #工程師 #科技業 #矽谷資深女工程師

pexels-photo-3483098.jpeg
Photo by John Guccione http://www.advergroup.com on Pexels.com

公司的Distinguished Engineer因為癌症過世。他一直工作到一年多前才請醫療長假。是個很nice的人。人生無常啊,且行且珍惜。 Distinguished Engineer 是principal engineer再上去,一個公司的Distinguished Engineer屈指可數,甚或就沒有這個職位。可以說是非常稀缺的職位,只給非常少數的頂尖中的頂尖工程師。

矽谷AI晶片龍頭NVIDIA財務總監DREW專訪:職場上人人都可以是你的戰友

NVIDIA是矽谷的AI晶片業界龍頭。我有幸邀請到NVIDIA的財務總監 Drew Peng接受專訪。我個人非常非常期待,因為Drew是世界級企業裡少有的台灣人女性總監。能夠在競爭激烈的科技界殺出一條血路肯定是有兩把刷子。專訪也的確非常精彩!金句連發!Drew大學畢業後,跟著英文啟蒙老師經營兒童美語學校,從零開始做到數千人的規模。她創業企業家的資歷也幫她順利的進入了華盛頓大學的MBA,開啟了她的美國職涯之旅。以下文章為精華摘要,想看直播訪問完整版,可以到我的Youtube頻道

我: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職涯旅程吧。

Drew: 我是2008 金融海嘯時MBA畢業,後來有幸在所有公司停止招聘前找到了在知名防毒軟體賽門鐵克Symantec 的第一份工作。這份工作是rotation program,就是讓新人可以到不同部門磨練,以培訓成主管。開始工作面臨到的第一個挑戰就是大家會質疑你不過是去唸了個MBA,怎麼跟一直以來在財務管理專精的人才相比,一畢業就有資深財務分析師的職稱,但是缺乏實戰經驗。但是對公司來說,rotation program反而並不是要找一個已經什麼都會的人,而是要找一個有嶄新的視野(future perspective) 的未來領導人(future leader)。這時候就是考驗一個人如何讓比你資深的人跟你一起工作,教你工作,提供你所需的資訊讓你可以勝任你的工作,讓一群視你為競爭對手的人心甘情願的輔助你。非常考驗人際關係的培養。

我:我有朋友也遇到相同的挑戰,在升為主管之後,遇到以前同級的同事的質疑。請問你如何克服這方面?

Drew: 我很會交朋友。交朋友有很多方法,像是投其所好。重點是我把所有人不喜歡做的事通通攬在身上,我把它成一個磨練。當你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幫你的同事分擔工作量,他們會漸漸覺得把任務交給你也不錯。而當你可以在一堆很爛的項目裡理出頭緒,別人就開始會對你刮目相看,覺得你有料,然後更願意跟你分享。我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有料,很多基礎的excel功能也是同事教我的。職場上很多時候是靠很多人幫你一步一步往上爬,所以人際關係培養是很重要的。我也特別感謝我當時的主管,他雖然一眼看出我的錯誤,他在指導我更正之後,在往上匯報的時候,把所有的功勞都給我。他的提攜讓我非常感謝,也讓我下定決心在以後的職涯上,如果遇到跟我一樣什麼都不會的新手,我也一定會耐心講解,把這份精神態度傳承下去。

我:很多人會遇到的問題是如何讓主管提攜你呢?而不是提攜其他人呢?

Drew: 我當時職場上有個貴人同事,現在已經是Google雲端部門的財務主管,問我說你的考績評比準備得怎樣了?我當時很吃驚,想說考績評比不就是聽老闆給自己的反饋就好,哪裡需要準備。他說你的職涯是你自己的。你要告訴老闆你想要什麼,你能做什麼,你已經做到什麼。這些都是我以前在台灣沒有接觸過的。你要告訴老闆你想被提攜,你不是只能做這樣,你的野心不僅如此。我也是經歷過許多挫折才明白有什麼想法和願望,你說出來未必會實現。但是如果不說出來,絕對不會實現。從此之後我都會精心準備考績評比,把我想跟老闆學到的東西,得到的東西都清楚表達出來,也準備了一整年的貢獻。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這不都是份內的事。但是這些都是可以包裝。因為你可以跟老闆講解因為你交給我做,你今天得到的結果是這樣,你交給別人,不會是這樣。你要幫老闆很簡單的整理出來你的優勢和差異性,來幫助老闆給你你想要的像是升遷或是調薪。像是如果我做了這三樣,你是否能給我這些。你覺得我需要做到什麼?你要把老闆當成你的職場上的隊友,幫助你得到你想要的。如果你跟老闆總是站在對立面,那你們永遠不會走在一起。

我:那今天如果有個人想要當主管,但是當你主管只是一個第一級的主管,如果跟主管說你想當主管,不就是有想要搶他飯碗的意思。這時候該怎麼辦?

Drew: 你不要讓主管覺得你是敵人。你要讓老闆覺得你是他的隊友。你可以問主管當時如何決定成為主管,然後他是如何變成主管。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主管,或是喜歡當主管。我會建議你跟她當朋友,你不是要跟他搶位子,但是你想知道他的心路歷程,藉由他的經驗幫你籌劃出另外一條道路。眼界不用只放在這個組。在矽谷大家都經常跳槽,今天也許我是你的手下,在別的公司也許我會是你的同儕甚或是主管。把你的戰場放大,每個都可以是你的戰友。

我的做法是把所有人的利益跟你拉成一線。如果你的小主管怕你功高震主,你可以問他說你可以教我什麼,低調地把該學的學好。外面的戰場很大,你要有實力,終究會有人看到你的光芒。如果你只是看著那個小位子,每天就只會守護你的小位子,就只會排擠,但其實是沒有必要的。

我:那後來在 Symantec 發生什麼事?

Drew: 我持續的跟主管溝通我想要當主管。升遷很多時候有是機運,但是你要有一定的實力準備好,當機會來的時候,才能一把抓住。我當時被升為主管的契機是symatac spin off其中一個公司。我的老闆被分到新的公司,就有一個缺空出來。當時有意願又有能力的人就是我,我就很順利地被升成主管。當我真正成為主管,我要讓我的組員知道我的立場是什麼,我能給他們什麼。每個人要的都不一樣。有些人想要升遷,有些人想要工作生活平衡。而spin off的改變每次都是一個契機,所以我以一個新主管給大家的想法就是你想要什麼,我們就朝這個方向來努力。公司巨大的改變也是我們整個組每個人的契機。

我:那像你一開始就很堅定地知道自己想當主管,但是要是有人很迷茫或是不確定的話呢?要怎麼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當主管呢?

Drew: 你如果迷茫的話,你就去試試看,試完才不會後悔。不然你會一直想你可能適合當主管,是不是應該當主管。像我的老公當主管的時候非常不快樂,但是當工程師時非常興奮。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或是想要當主管。在美國工程師也有很好的升遷管道,可以一直專精升到Principal Engineer。但是像是在財務或是人力資源部門,不是主管的話,可能沒有那麼好的升遷管道。所以不同領域上也是有所不同。

我:那主管跟非主管薪資待遇差別很多嗎?我想大家都很好奇這個問題。

Drew: 底薪不會差太多,但是股票和紅利差別較大。特別是這兩年股票大漲,整體的薪資差距就拉大。比方說非主管可能大部分是拿死薪水,像是80%。但是主管可能是50%或以上是拿股票或是紅利。

我:那怎樣知道是該離開公司或是這個組的時機呢?

Drew: 你想換的時候,千萬不要猶豫,就去面試。好處就是當你面試碰壁的時候,你會更珍惜你現在的工作。當你在準備面試的時候,你會知道你缺甚麼。你可以在公司內部找到適合的項目來增進技能,或是自己再去進修。

我:那你是怎麼離開Symantec,進入Nvdia的呢?

Drew: 我在Symatec每天都很開心,我很喜歡我的同事和薪資待遇。但是即便如此,我在Symantec時,我從來沒有停止面試。並不是說我很積極的在丟履歷表,而是如果有獵人頭來找我聊工作機會,我就去跟他們聊。有時候會發現原來業界都在找這樣的技能,或是理解市場上的價碼,時時更新就業市場的需求。還有鍛鍊自己面試時如何包裝自己和行銷自己的能力。當你經常練習的時候,就可以熟能生巧。我也經常遇到邀請我去面試,最後卻沒有選擇我的情況,我就會從中學習我不足的地方,再繼續加強,以此精進自己。

在此同時,我之前合作過的行銷長跳槽到Nvidia。一般來說跳槽不能挖角相同性質的員工,但是可以介紹不同部門的。剛好Nvidia的財務副總裁問他有沒有可以推薦的財務主管,他已經找人找了一年半了。Nvidia的人資就寫信邀請我去 on-site面試,直接跳過電話面試。我也沒有想太多,就是有面試就去,後來才知道因為有行銷長的引薦,所以我兩個禮拜內就結束面試過程,順利進入Nvidia,到現在也已經四年了。所以說每一次的工作就可能為你下一次機會鋪路,也有可能是斷了你的後路。

我:主管的薪資待遇較好,視野也較高,但是工作機會較少。要用什麼心態來面對呢?

Drew: 沒錯!又回到我每天都在找工作的心態。本來我是資深經理,一個禮拜矽谷有三十個職缺,升到總監的時候,可能一個禮拜只有五個職缺等。但是我相信也不會有人說當副總裁之後比較難找工作,所以堅決不當副總裁。就算是你是CEO被裁員,你可以到小公司以你的經驗讓小公司成長成大公司。每件事都有危機和契機,我不會因為怕遇到某個困難,而放棄追求我想要的東西。

我:身為女性主管有什麼要跟大家分享的嗎?

Drew: 我在Symantec的確觀察到大部分中高階主管都是男生。在Nvidia 我們CFO是女生,也是個媽媽。他的組員也是男女各半。我發現女性有的時候選擇比較輕鬆的工作,並不是說女生能力不足,而是有其他更想做的事。像是疫情期間,女性承受的壓力比男性大很多,因為有些小孩比較黏媽媽。男生被影響的狀況較少。今天如果職場上女性主管比較少,我希望是女性自己的選擇,而不是被迫因為體制的不公平,或是支持資源不足。

我:對於想當主管的亞洲女生,有竹子天花板加玻璃天花板的雙層防彈玻璃有什麼建議?

Drew: 你首先要想好你真的想當主管。你要管的是人,會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如果你不喜歡跟人打交道,你就會很痛苦。像我很喜歡看宮鬥劇,可以讀出人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自己來說,沒有特別感覺到有天花板。我要想怎麼把身邊的資源用到極致,像是我的主管,就可以汲取他們的經驗。

除此之外你要學會放棄。一個女生常常想要什麼都做到很好。但是人生很長,沒有說一定要做到什麼。要放過自己。不要上班的時候,對孩子感到愧疚,帶孩子的時候,又對公司感到愧疚。你也不要覺得因為我是女生,我就應該要做飯。或是因為我是女生,就應該要怎樣。沒有什麼事情是你必須做的。像一個主管,不要怕別人搶你位子,要有很強的手下。這樣才能empower別人,這樣就可以當個輕鬆的主管,讓手下幫你分擔。就像在家裡,可以讓老公分擔,但也要能夠容忍老公做的沒你好。

我:沒錯。什麼都要完美,其實這是對女生很不合理的期待。不管在職場和人生裡都要設下合理的期待,這樣大家都會過得比較輕鬆。而且家是兩個人一起的,不是說請他幫忙,而是該一起分擔。

Drew: 沒錯。像是我老公幫忙倒垃圾,我就很感激。他也可以享受其他方面我為這個家的付出。

我:再回到職場的問題,如果你覺得老闆只是幸運而已,如何跟他一起工作?

Drew: 這個心態應該要調整。我曾經遇到一個老闆。所有人都跟我說他不是一個好老闆,只是運氣好。我開始觀察他為何如此幸運,我發現他跟老闆關係很好,而且他非常會開會和運籌帷幄。他雖然什麼都不會,但是他知道誰會,他會用人。我們有時候有一些迷思說那些人只是幸運,但是幸運只是一部分的原因,但是沒有一些能力,他也走不到那個位置。我們應該要找到他好的地方並加以學習。

我:最後有什麼要給大家的建議嗎?

Drew: 不管是進入哪家大型企業,內部推薦都很重要。他不一定是保證入職,但是他是讓你履歷表可以被看見的機會。像我招人,一個禮拜就有一千份的履歷表。招募主管無法一個一個看履歷表,所以有時候會選擇只看有內部推薦的。有時候你被看見,並不一定你是最厲害的。只是可能你的履歷表被看見。你要讓你的運氣發展到最大,善用你的資源和人脈,讓自己首先被看見!

疫情後遠距工作的趨勢

公司宣佈疫情之後,我們將會調整工作型態。我們將不會回到每天去公司的日子,而是一個禮拜去公司平均兩三天,剩下時間可以遠距工作。公司也不會每個人都有座位,而是更多的一起合作的空間。遇到重要事件像是開發者大會,或是工作需要,還是可能要每天到公司。公司的理由是說提供給員工更多的彈性,也可以擴大招募的範圍。這意味著什麼呢?

目前少數公司宣布將永久遠距工作,像是twitter,以及臉書宣布部分員工將維持永遠遠距工作。但是大部分的軟體公司還是傾向我們公司這樣的綜合型的遠距工作。一個禮拜幾天進公司,但是保留隨時需要的話,每天進公司的彈性。對公司來說,減少辦公室座位和人數意味著開銷減少。提供更彈性的工作方式可以招募到以前因為塞車而招不到的員工,擴大招募的範圍。如果一個禮拜只要塞個兩三天,那可以忍受的塞車距離就加長了。

對員工來說能夠有更彈性的工作方式當然也是一大福音。少一些時間塞車,多一些時間工作和陪伴家人寵物。可以選擇的公司選項也變多了。以前每天要進公司的話,太遠一律不考慮。如果一個禮拜只要塞兩天,那遠一點還可以接受。

有些公司宣布如果員工搬到生活費較便宜的地區,薪資福利也不會調降。我們公司則說會根據當地市場價格調整,不然對其他當地員工不公平。我想大部分的公司還是會依照當地市場價格。這對主要支出是人事成本的軟體公司來說也是省不少錢。

某次跟主管的一對一中,我詢問主管有沒有什麼反饋要給我,讓我可以再進步。主管說我只有一個反饋想給你。霹哩啪拉說完反饋後,主管看我笑笑的,接受程度尚可,又追加說:對了!還有另外一個反饋。霹哩啪拉又說了一陣。說完後主管趕緊說:就這樣。沒了。我心裡的OS:你所謂的妳只有一點可以再進步的意思應該是:你有很多需要進步的,但是不知道你的心理素質是否能夠承受這麼多反饋,所以先跟你說你只有一點。剩下的以後慢慢說。反正說多了,你也不太可能一次全改。並不是真的你只有一點可以再進步。 #我說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吧 #扛得住 #其實扛不太住

讀者來信:年屆三十的女工程師,我該出國追夢嗎?

讀者:謝謝Lucy願意分享在國外工作與生活的點點滴滴。 我現在是30歲在台就業的女性工程師,正準備前往美國求學並就業,希望未來職涯能有更好的發展。 追了Lucy的粉專後,對於國外工程師界了解的更多,同時也啟發我更多隱憂。 年正30的我還沒有對象,若出了國也只能靠自己,總覺得Lucy的歷史就是我的未來,現在Lucy在灣區遇到的問題可能就是我未來會遇到的心境與困境,想請問Lucy,如果能重來,是否還會選擇相同道路出國追夢呢~?

我: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出國。當初出國唸書其實並沒有特別追夢的偉大夢想,純粹是不想考大學聯考。(但是其實準備美國大學考試托福和SAT也是很累,沒有輕鬆到哪去。)我還是會選擇出國的原因是因為我分享的很多女性職場心境與困境其實並不是只在美國會發生,而是你不管在美國,歐洲或是亞洲,或是各個年齡層都可能會遇到的。

像是我曾經分享過的因為身為亞洲女生,同事常常覺得我很溫柔,而不是很專業。我除了累積實力外,靠三招來扭轉這個形象,包括善用肢體語言來展現自信和勇於面對衝突等。或是科技業的性別鴻溝。在我工作近十年的經驗裡,前幾年在女生廁所是遇不到同事的。一直到這幾年,我才終於有兩、三次在公司女廁所排隊的經驗。我很興奮地向我的女同事分享,她們都嘖嘖稱奇。我也年年參加程式女孩夏令營幫助想要進入科技業的高中女生。這些都不是美國獨有的問題,而是你不管身在任何國家都可能遇到的職場問題。

woman writing on a whiteboard
Photo by ThisIsEngineering on Pexels.com

我之前接受30+職行力podcast 小貝的 專訪也聊到很多女性在職場上受到的歧視問題以及該如何應對,包括女性經常被問到生育規劃的問題,而男性完全沒有這個困擾。會問出這個問題本身就已經懷疑女性在職場是否能百分之百的全力以赴。有好的工作機會也可能不會交給女性,造成女性職場歷練不夠,下次又拿不到好的項目的惡性循環。或是都叫女生做雜事,像是舉辦部門聚餐等。抑或是說女生過於有侵略性(aggressive),而我們從來不會聽到有人批評男性過於有侵略性。為什麼女性在職場上的積極就被視為過於有侵略性呢?這些問題身在德國的小貝也都非常的感同身受。所以這並不是只局限於在美國的問題。

基於以上的原因,我還是會選擇出國,因為國外的工作發展機會更好,薪資待遇更佳。可以參考我的文章:高薪早已是基本,福利還要夠貼心:矽谷科技公司,靠什麼留住全球菁英的心? 還有 「矽谷 SWAG」:疫情之中,美國科技業如何花式寵員工? 

你說年過三十還沒有對象也是考量之一。首先矽谷男生多到爆炸,都是各國的菁英齊聚於此,所以這點我覺得你不需要太過於擔心。另外三十歲又怎樣呢?我們給自己太多的心理枷鎖。可以看看我這篇文章:年過 30 的我,寫給從前的自己:無需執著「 30 歲前該如何」,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自由

每個人的生涯和職涯規劃都有不同的考量。希望我的分享能夠給你一點幫助,也祝一切順利!

也歡迎大家追蹤我的臉書專頁 Medium 專欄 Youtube Telegram IG

Google Youtube和gmail壞掉四十五分鐘。可以想像發生的情況如下。壞掉後的五分鐘內應該工程師的手機會開始瘋狂的響警報。同時手機會繼續每幾分鐘狂響。開靜音沒有用,系統應該是設定成開靜音也會響。如果工程師沒有按說他已經在看了,就會一層一層往上面的主管通報。上面的主管就會開始打電話找人。這時候工程師們就會加入一個電話會議,裡面會有所有可能發生問題的部門的工程師。有些比較雖的不是自己的東西有問題,就必需舉證不是自己的問題才能離開。由於發生層面太廣太嚴重,估計開發工程師的主管甚至總監都會加入電話會議盯著工程師修好。因為太嚴重,之後這會上報到副總裁和執行長級別。不上報也不行,因為會上新聞。事件修復後,工程師就必須要寫詳盡的檢討報告,以及如何預防,為什麼修這麼久等等之類的。然後會開會討論這個檢討報告,然後被電得吱吱叫,想說下輩子別再當工程師。基本上就是這個樣子。

豪華聖誕party的錢去哪了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每年公司舉辦的豪華聖誕party,像是包場舊金山市政府或是科學博物館。今年勢必取消,那錢去哪了?今天員工大會終於得到了解答。

現在大家都遠距上課,有一些人家裡是沒有網路或者是電腦的,這樣會落後同儕。公司將要捐1,000,000美金給這些家庭。

除此之外公司還請了著名的美國歌手Alicia Keys 線上演唱了20分鐘五首歌給我們聽。還有唱我最喜歡的那首 Girls On Fire. 太感動啦!

三年前的公司團康活動。裡面三個被裁員,兩個管理職,一個Principal Engineer,後來三個都在公司其他部門找到工作,但是股票全部歸零,因為要重新簽合約。裡面另外四個人因為各個原因已經離開公司。

#這就是矽谷

疫情下矽谷科技業如何花式寵員工::跳跳糖,量杯和飲料驚喜包?

2018年的時候我曾寫過一篇文章:高薪早已是基本,福利還要夠貼心:矽谷科技公司,靠什麼留住全球菁英的心? 除了「基本款」福利:無限點心、免費健身,「進階版」福利:全薪生育照護假、彈性工作,讓員工安心照顧家庭,「創意版」福利:各種豪華創意的大型趴踢,甚至拉斯維加斯包吃包玩包住之旅。時至今日,2020因為疫情肆虐,大部分的公司都改成遠端工作,有些福利已不再適用,像是辦公室的免費點心和健身房。大型的包場無限吃喝暢飲的聖誕節趴踢更是不用想了,絕對是群聚感染的高危險活動,百分之百取消。那現在矽谷科技公司改用什麼新花招來寵員工呢?

以往的令人懷念的辦公室各式零食,現在會因應活動郵寄到家!之前我們公司舉辦年度工程師大會(Engineering Days),往年都是免費的食物和各式點心,甚至請了很多餐車還有冰淇淋車來公司。今年改成直接寄一箱各式各樣的零食到家裡。工程師最愛的免費tshirt和SWAG(Stuff we all get) 像是疫情限定版swag口罩也寄到家裡。

每個公司的SWAG也有所不同,不同部門也有不同的SWAG。像是蘋果有的部門寄了好幾個不同款式的背包。我老公的公司也寄了一盒很像做化學實驗的禮盒來,裡面裝著很假掰的文青紙盒裝的水,糖漿,跳跳糖和一些量杯等。看了跟著寄來的卡片才知道,是讓他們在參加遠端投資人大會時,大家可以一起做無酒精雞尾酒,不禁令人莞爾。我收到包裹打開時,忍不住驚呼一聲。老公還探頭說:怎麼了?裡面裝的是金條嗎?

除了這些SWAG之外,我們公司還提供了在家工作的辦公器材補助。公司列了一些推薦的辦公椅,升降辦公桌,螢幕等等,加起來都價值不斐。像是公司推薦的辦公椅是Herman Miller,一張就要四五百美金(一萬五台幣),甚至破千(三萬台幣)。升降辦公桌也是動輒幾百美金。因為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工作,這些器材可以幫助員工減少腰痠背痛的耗損,可以工作得更順暢,更有效率。我就是肩膀酸痛到不行,趕緊買了升降桌和螢幕。同時也因為大家都在家裡工作,更需要自己的辦公空間,這樣就不會有開會開到一半,伴侶突然從背後走過的尷尬情況。

你以為就這樣嗎?錯!由於大家都遠端工作,我們公司還提供一個月五十塊美金的網路補助,折合台幣一千五百元。畢竟本來大家都在公司的話,網路就不是問題。但是大家都在家裡工作,有些人的網路很差,會造成開會時視訊會議非常的卡,或是聲音斷斷續續,非常沒有效率。所以公司補貼網路費讓大家升級網路,可以更有效率的遠端工作。

除此之外,更佛心的還有recharge day (身心放鬆假)。由於2020實在是個太過於緊繃,也令人崩潰的一年。許多公司紛紛選擇在感恩節免費多放一天假,從四天連假變成五天連假,讓大家可以在這2020喘一口氣。除了感恩節,我們公司也在聖誕節免費多放好幾天假,讓整個聖誕節假期連上一月一號的假期變成整整兩個禮拜!

這些科技公司的好康福利不但幫助員工工作的更有效率,也讓員工感覺到公司的人情味,在這個艱難的2020,依然心繫員工,用各種貼心的福利幫助我們度過這個艱難的時刻。不知道疫情過後,哪些福利會留下來,哪些會取消。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健康的渡過這個疫情!

也歡迎大家追蹤我的臉書專頁 Medium 專欄 Youtube Telegram IG

猜你喜歡:工程師的日常反思:技術要多精進?如何發揮影響力?

工程師的日常反思:技術要多精進?如何發揮影響力?

今天從一大早開會到下午五點,感覺快累死,靈魂已離開我的軀殼。最近在想工程師到底技術要精進到什麼地步呢?這麼多新的技術和工具,學也學不完。永遠有比你厲害的人,或是比你有經驗的人。時間很珍貴,真的要很精準地去挑選自己要加強的地方,而且還要確保這些技能是可以未來在別的地方繼續使用的。不然的話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下一個在裁員砧板上的就是你!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疫情下血流成河的科技業裁員潮懶人包 以及 矽谷的適者生存法則。前人的血淚教訓歷歷在目,猶如昨日,我們要銘記在心,時時鞭策自己,不可懈怠。

而這方面就需要常做業界研究,在研討會或是論壇看看業界龍頭都在使用什麼技術。業界著名的研討會像是亞馬遜的雲端開發者大會AWS re:invent,或是後台系統設計研討會InfoQ,都是很好吸收最新技術的地方。基本上主流的技術都有自己的開發者大會,網路搜索一下就有了,像是最近很夯的Kubernetes就有KubeCon研討會,Spring有 SpringOne研討會。有些也會有自己的podcast或是網站,也是網路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

除此之外,你也可以上linkedin等網站搜尋看業界都在找什麼樣的人才和技術。這樣才不會被時代淘汰。我也會不定期的在科技業匿名論壇blind上面閒晃,看看有什麼業界趨勢,常常資料比新聞還新,而且都是內部員工給的資訊。不過是匿名網站,還是要用自己的判斷力看是不是在唬爛。

最近也開始跟產品經理和設計師打交道,現在除了要想技術的事情,還要想產品經理和設計師會怎麼想,我要怎麼說比較能夠發揮影響力。他們在意的是什麼?傳說中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方面就覺得我的Principal Engineer比較有經驗的說。感覺沒有戰略就開會,在會議上就被口水噴死。還是要在開會前好好沙盤推演準備才行,才能像PE說的讓會議按照我們想要的方向走,而不會被牽著走。你要知道他們會問什麼樣的問題,需要什麼樣的資訊。而且過多的技術細節對他們來說也沒必要,會模糊焦點。給的資訊要很精準,能夠表達你想表達的重點就可以了。

你也不會是唯一一個揣摩別人心思的人。有一次開會時產品經理總監就很明確的說同事A的目標是推進項目A,同事B的目標是推進項目B,而他的目標就是協調大家等等。當大家都理解彼此的出發點和所希望達成的目標,這樣更容易重點溝通,一起找到雙贏的模式,而不會陷入你說他說的平行時空狀況。只有當大家都雙贏,才是公司雙贏和顧客雙贏的局面。

今天也跟PE要了些反饋。要學的還是很多。人生沒有捷徑,只能一步一腳印,繼續努力吧!人生路很長,路遙知馬力。該是把我塵封已久的書拿出來繼續啃了。。。就是這本神書:
Designing Data-Intensive Applications: The Big Ideas Behind Reliable, Scalable, and Maintainable Systems

猜你喜歡:矽谷資深女工程師終極面試攻略心法大集合

也歡迎大家追蹤我的臉書專頁 Medium 專欄 Youtube Telegram IG

千萬台幣的金手銬:矽谷工程師永無止盡的老鼠賽跑

看到知名科技業匿名論壇blind上面有一對工程師夫妻年薪總共八十幾萬美元 (兩千四百萬台幣),然後工作生活壓力超大,兩個一直吵架。說感覺像沒完沒了的老鼠賽跑一樣。他們想要逃離矽谷。但是他們總感覺就這樣拋下如此優渥的薪資是不對的。就這樣繼續行屍走肉的在矽谷隨波逐流。

其實八十幾萬在矽谷也是非常高薪的,要兩個資深工程師都在一線的大公司才有機會。在矽谷有一個名詞來形容這件事:Golden Handcuffs(黃金手銬)。你的靈魂被高薪的黃金手銬給禁錮了。你想掙脫它,卻動彈不得,一種令人窒息的無力感,甚或是一種絕望感。因為跟其他所有的工作相比,薪資豐厚太多,放棄的機會成本太大。

除此之外,從小到大這個社會總是灌輸著觀念:努力念書就是為了找一份薪資優渥的好工作。在享受著眾人殷羨的目光時,就飄飄然的像在雲端上遊走。一旦放棄了這樣的工作,就彷彿從天堂墜落回人間。親朋好友一頓指責是免不了的。『你瘋了嗎?』『人在福中不知福!』但是高強度的工作壓力的艱熬就像蛀蟲一樣啃食著靈魂。有多難受,只有自己知道。

而又有多少人能夠頂住社會的壓力和輿論,放棄這樣的工作,去追尋自己內心的快樂呢?就算是休息個幾個月或是一年,也都是奢侈的幻想。身上背負著沈重的房貸,還有被工作簽證綁住的鐵鍊。一但喪失了工作,要是沒有在幾個月內找到工作,就必須打包行囊離開這個國度。回到自己的家鄉,又是免不了親朋好友的冷嘲熱諷。

2019年九月有位臉書華裔工程師就是在高壓的工作環境下,拿到了不盡人意的考績,再加上工作簽證的壓力,一時承受不住就從公司的高樓一躍而下,留下了老婆和孩子。

知名的工程師論壇Blind上經常可以看到工程師們的悲嘆。每天工作的像條狗,想要離開,礙於高薪和工作簽證又捨不得放下,進退不得。在競爭激烈的矽谷,精神科醫生和心理諮商師的病患人滿為患。一個醫生可能要看好幾百個病人。有些是戴著金手銬的現任工程師,有些是年紀較長被裁員找不到工作的工程師。我也為此寫過一篇文章講接受專業心理幫助的重要性。

那兩位八十幾萬美元的老鼠賽跑工程師也想著賺夠了要離開矽谷,但是多少錢才夠呢?賺到了一百萬之後,下個目標就是兩百萬,再下個目標就是三百萬。目標只會不停的移動。錢是永遠賺不夠的。


這讓我想到我之前的主管有好幾棟房產,有一棟在海邊的高爾夫球場旁邊,想當然爾是非常昂貴的。她小孩也大了,開始賺錢,完全可以退休享清福。我問她什麼時候要退休。她淡淡笑著說:錢永遠是賺不夠的。這句話深深的衝擊著我。

就像艾蜜莉在巴黎影片所說的:你是為了工作而生活?還是為了生活而工作?也如同后翼棄兵裡貝絲生母說的:「你要擔心的是其他人,他們會對你下指導棋,連你的感受都要管,很快地,你已經傾注一生在追尋別人要你尋找的事物。」我們是不是也是汲汲營營的追求著這個社會要我們追求的一切呢?金錢應該是你來達成生活夢想的一個工具,而不是成為他腳下拴著鐵鍊的奴隸。因為如果你的夢想只是追逐金錢,你一輩子只會聽到腳上鐵鍊叮叮噹噹的碰撞聲,你永遠不會滿足,而可能錯失了許多其他生命的美好。

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后翼棄兵──人生無止盡追求和女性在職場困境的反思

也歡迎大家追蹤我的臉書專頁 Medium 專欄 Youtube Telegram IG

frozen wave against sunlight
Photo by Hernan Pauccara on Pexels.com

后翼棄兵──人生無止盡追求和女性在職場困境的反思

Netflix 夯劇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一上映就引起轟動,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這部戲還高居美國netflix的收視冠軍。除此之外,他在imdb上面拿下高達8.9的分數,滿分十分。在我的臉書不斷被朋友洗版之後,我也開始收看。不看還好,一看一發不可收拾,兩天內一口氣看完全部。這部影集是根據沃爾特·特維斯於198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影集主要是講一個九歲的孤兒,如何抱著對西洋棋的熱愛,一步步的成為世界頂尖棋手。不懂西洋棋的朋友也可以放心收看,主要是講女主角Beth的人生歷程。劇情緊湊又富含深意,卻也不過多的批判。看了之後,回味無窮,餘韻深遠。在這也跟大家分享一些令我印象深刻的幾點。

Beth的一輩子都在追求,追求勝利,追求成為西洋棋的世界冠軍。但是正如片名后翼棄兵所暗示的,有失才有得。人生總不是事事完美。后翼棄兵在西洋棋裡是著名的開局,旨在犧牲皇后前面的兵卒,來獲得其他的優勢。這也很貼切的形容了Beth的ㄧ生。在她九歲遇到西洋棋的啟蒙老師時,她的啟蒙老師就跟她說:「你有你的天賦,但你也為此付出了代價。(You got your gift, and you got what it costs.)」Beth 頂尖的天賦和對西洋棋的熱愛讓她在棋界一砲而紅,成為人人口中殷羨的神童。神童的代價是什麼呢?就是犧牲了所有的玩樂時間,和朋友的社交時間,甚至是上學時間,她所有一切的一切都獻給了西洋棋。當Beth第一次去同學家參加趴踢時,她的窘迫和同儕的格格不入是如此鮮明,最後她不但不告而別,落荒而逃,甚至還偷了一瓶酒,回家喝得酩酊大醉以忘卻這令人不悅的經驗。

在她征戰各地的西洋棋錦標賽時,她總是待在房間裡日以繼夜地鑽研棋術。他的養母都看不下去了,跟她說:「一個人的專長不見得是最重要的。」她問:「那重要的是什麼?」她的養母回答:「生活和成長。享受人生,善待自己,勇於冒險。」但是Beth並沒有接受養母的建議,還是一心鑽研棋術。從一開始的追求錦標賽的獎金,到後面接近如痴如狂的追求世界冠軍。但是養母的話已在Beth心中投下一顆鵝卵石,激起了層層漣漪。當Beth擊敗13歲的西洋棋神童後,她問他說:如果你16歲成為了世界冠軍,那你接下來的人生要做什麼?而這個問題與其說是她問神童,更像是她對自己提出的疑問。只是當時的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後來遭受西洋棋生涯的嚴重挫敗和養母的逝世,Beth頓時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她沒有朋友家人,沒有其他的興趣,沒有其他的精神寄託。她像一顆墜下懸崖的石子失速下墜,陷入了酒精和藥物成癮的爛泥。一直到她小時候在孤兒院的同伴出現,提醒了她還有很多人默默關心支持他,提醒了她熱愛西洋棋的初衷,才幫助她走出低潮,再度踏上西洋棋的征戰之旅。只是這一次,她不只為自己而戰,也為愛她的人而戰。而在她終於完成夢想,打敗俄羅斯的世界冠軍之後,她做了什麼呢?她選擇到公園和公園裡的老人下棋。這次不為獎金,不為積分,不為名利,只為了她單純熱愛西洋棋的初心。我想Beth最後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而我們身上何嘗不是有Beth的影子呢?這個社會終其一生都催促著我們追求,追求更高的薪資,更大的房子,更豪華的車子。我們是不是也忘記了欣賞沿路的風景?是不是也忘了身邊愛我們的人?而這真的是我們所想追求的嗎?還是像Beth生母對她說得一樣:「你要擔心的是其他人,他們會對你下指導棋,連你的感受都要管,很快地,你已經傾注一生在追尋別人要你尋找的事物。」我們是不是也是汲汲營營的追求著這個社會要我們追求的一切呢?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點是Beth憑藉天賦和努力,在當時男性主宰的西洋棋界一舉成名。但是當記者訪問他的時候,卻不問她對西洋棋的精湛技術和熱情,而總是圍繞著她是個女性的話題轉。甚至在她已經舉世聞名,受邀參加巴黎錦標賽時,記者問男性棋士的問題圍繞在下棋和職業發展,但是問Beth的時候卻問:西洋棋協會有些成員認為你過於美麗迷人,無法成為認真的棋士,你有什麼看法?Beth幽默的回答說:沒有喉結的負擔下,下棋更容易了。

這讓我非常的感同身受。在男性主宰的科技業,女性屈指可數。我之前就寫過一篇文章:「男人國」裡的程式女孩──矽谷的性別鴻溝有多嚴重,又該如何翻轉? 很多時候經常大家更多的是注意到你女性的身份。很多人都會問女生說:請問你如何兼顧事業和家庭?但是這樣的問題卻不會問男性。這暗示了大家仍然刻板印象的認為女性應該負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但是家庭是兩個人的,男性同樣的也要分擔照顧家庭的責任。而女性這個身份往往遮掩了女生在專業領域的光芒。大家應該要屏除對性別的成見,多看看女性在專業領域的努力和才華。

woman writing on a whiteboard
Photo by ThisIsEngineering on Pexels.com

或是有人會說:因為你是女生,所以比較容易被錄取。這完全是抹滅女性的專業和努力,我們通過同樣嚴謹的招募流程,甚至要更努力地克服刻板印象才能拿到的機會。我朋友就說在公司聽到主管直接說他比較想招男生工程師。而這樣的困境都是男性不需要面對的。看到即使是Beth已經是舉世聞名的棋士,依然有人因為她女性的身份質疑她的專業,真是令我心有戚戚焉。

這部戲拍得非常細膩動人。很多細節和巧思藏在其中。導演也透過劇情傳遞了很多訊息給觀眾,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影集。我十分推薦給大家,也許可以激發你很多不一樣的想法!

也歡迎大家追蹤我的臉書專頁 Medium 專欄 Youtube Telegram IG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